平均每卖一辆车亏92.5万元,蔚来究竟还能撑多久?

更新时间2019-11-22 13:09:35  作者:未知

到2020年,“新车制造部队”发动攻击的时间窗将完全关闭。

温/华商陶略杨凯

魏莱能活多久?恐怕不会太久了!

【1】

一份财务报告使得魏莱的长期冲突一夜之间爆发。

9月24日,nio披露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净亏损32.85亿元,比市场预期的还要糟糕。

32.85亿元净亏损的概念是什么?

第二季度威来汽车的总交付量为3553辆。换句话说,魏莱每卖出一辆车平均损失92.5万元。

对于如此糟糕的成绩单,魏莱根本不想解释。

财务报告发布后不久,威来汽车出人意料地宣布取消本季度的电话会议。收盘时,威来股价暴跌20%。即使魏莱最终重启电话会议,也于事无补。

▲截至新闻稿,威来股价跌至每股1.46美元;

最新市值为15.3亿美元,较最高点下降88%。

负面情绪继续发酵。

后来,“4年累计亏损超过400亿,压死特斯拉”的消息在微博上发布,负面评论纷至沓来。李斌和他的威来汽车突然成为公众批评的目标。

在第二天重启的财务报告会议上,魏莱否认了“四年亏损403亿元”的说法,并表示累计亏损仅为200亿元。

根据威来的财务报告,不包括股权激励,2016年至今累计亏损231.4亿元,与威来的声明类似。

不幸的是,400亿到200多亿英镑的损失不会让魏莱的生活更轻松。

魏莱的财务状况有多糟糕?

目前,魏莱总资产182亿元,总负债177.5亿元,净资产4.5亿元。按照目前的损失率,如果没有新的大规模融资,魏莱的净资产到下一季度将会变成负值,这通常被称为资不抵债。

李斌本人也承认,今年下半年对威来说会更加困难。第二季度,威来的毛利率为-4%,第三季度预计为-6%,第四季度预计将进一步恶化至-6%至-10%。

最糟糕的是,魏京生越来越难找到钱。

今年5月,威来汽车宣布从亦庄国有投资公司获得100亿元融资。遗憾的是这笔救命的钱还没有着落。魏莱在第二季度和电话会议中没有提到钱的下落。

毫不奇怪,钱大多是冷的。

目前,威来在财务报告中披露的融资仅为腾讯控股和李斌分别认购的1亿美元可转换债券。与季度亏损超过30亿元相比,这笔钱是不够的。

此前,当被问及未来一代产品和布局需要多少资金时,威来给出了30亿美元的回答。

目前,除了罗天女孩救援,真的想不到这30亿美元会从哪里来。

华尔街对魏莱的信心也跌至谷底。

伯恩斯坦直接将维莱的目标股价从1.70美元下调至0.9美元,引发公众对维莱被迫退市的担忧。甚至一直支持高盛的高盛也将评级从“买入”下调至“中性”,并将目标股价从9.76美元下调至1.47美元。

消费者对威来的态度也大幅下降。

没有理由黑屏、充电失败、nomi半夜自我嗨、系统崩溃、倒车图像严重失真、没有剩余充电时间……在过去的一年里,消费者和汽车评论者发起了一轮又一轮针对威来的集体讨论。

耐力被喷成“尿崩”,充电车被称为“达芬奇的手电筒”。

魏延也真的很失望。

4月22日,Xi安发生了魏来es8自燃。5月16日,上海发生了魏来es8自燃。6月14日,武汉也发生了一起自燃事故。

为了防止局势恶化,魏来从6月27日起共召回4803台ES8,支付了3.39亿元的“学费”。

补贴一旦削减,政策红利就将结束。特斯拉、奔驰、宝马和其他强劲对手也将被允许进入。

2019年7月,自补贴发放以来,中国纯电动汽车销量首次下降。蛋糕还没到嘴边就缩水了一大块。

回想一年前,2018年9月12日,威来汽车成功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特别为李斌做了一张海报:“李斌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创建了三家公司并在三个主板上市的企业家。”

那一刻,聚光灯笼罩,投资者蜂拥而至。

"新的一天,蓝天来临!"他兴奋地说。

李斌从未想到魏莱会在短短一年内成为一个“坏男孩”。

李斌的心是苦涩的。

【2】

时间可以追溯到2014年。

当时,李斌·哈洛等人,汽车圈、互联网圈和投资圈都混得水落石出。

他投身汽车圈十多年,孵化或投资了大量明星项目,被戏称为“旅行教父”。

他的受欢迎程度令人羡慕,他的朋友遍布各个领域,他有很大的反应空间。媒体也对他赞不绝口。

他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汽车市场爆发前夕,他着手建立一个易于使用的汽车网络,后来成功上市。在共享经济的浪潮中,他随便抛出了一个想法,投资了100多万元,催生了mobike,后来价值45亿美元。

当他说他想造一辆车时,他的朋友们争先恐后地加入进来,钱几乎飞进了他的口袋。

李斌去他的老朋友刘强的雇主那里吃饭,花了15分钟解释魏莱的想法。刘董强只想了10秒钟,说“好”。雷军早在2013年就和他讨论过这个问题:“当你扣动扳机时,直接打电话给我。”就连老对手李翔在听说李斌要生产电动汽车时,也一言不发地进入了市场。

“魏莱融资的最大问题是资金共享。太多人想投资。”接受钛媒体采访时,李斌充满自豪:“我只让他们投少量的票,我是为了扩大朋友圈。”

2014年11月,韦莱“生来就有一把金钥匙”。首批投资者中,马花藤、李湘、刘董强、雷军、高启资本等领军人物一一上市。

此后,李斌一口气从50多家知名投资机构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制造汽车是一项烧钱的生意,李斌对此非常清楚。

他说创办汽车企业不同于其他任何事情。宝马不能花5万元造出来,最好的工程师也不能花5000元雇来。为了做好事,一个人必须花钱。他算了一笔钱,没有200亿元,“最好不要考虑买车”。

李斌总是寻找金钱。他相信他“不会死于金钱”。

4年多以后,李斌真的花了200多亿元,造了一辆车,但他的事业还远远没有结束。

李斌说,威来汽车是“历史上最困难的冒险”。到处找钱时,他觉得魏莱只有5%的成功机会。

当公司团队的组成宣布时,他说魏莱的成功概率已经上升到51%。2017年底,es8上市,他觉得成功的可能性“仍然是51%”。2018年9月魏京生上市时,他说“51%”。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事实上,汽车行业从来不欢迎企业家。回顾汽车100年的历史,特斯拉是唯一一家像威来这样可以称得上成功的初创公司。

在过去的几年里,贾跃亭、熊徐强、董明珠等大兄弟纷纷加入汽车制造大军。甚至连联网红色家电公司戴森也想参与其中。

最后,只剩下一根羽毛。

原定于10月底举行的上海新能源车展也推迟了。原因很简单:60多家原本预计参展的企业已经关闭了30多家,十多家企业因为展会成本高而决定不参展。

制造汽车比李斌想象的要困难得多。钱真的不够。

事实上,李斌起初想做的不是制造汽车。

"我们能做什么是现有汽车公司不能也不能做的?"当时,李斌反复思考这个问题。

车易网的开拓性经验使李斌意识到中国汽车产业在服务体系上存在很大缺陷。

他创业的最初愿景是研发和用户服务。

然而,出生在大洋彼岸的特斯拉,以及政府对电动汽车的高额补贴,让李斌有所浮动。他最终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

在他看来,威来模式建立了一个基于“传统汽车制造互联网社区”和“威来是用户企业”的服务体系。威来汽车只是这个服务系统的载体和入口。

这有点像生态贾跃亭。

这也是为什么魏莱似乎总是把外界视为一种轻资产模式,而不是汽车制造商。互联网有着强大的基因,在用户服务和构建威来应用上花费了大量精力。

然而,汽车工业的产品是绝对的原则。如果汽车造得不好,一切都将是徒劳的。

2014年,如果拥有用户数据和大笔资金的李斌选择为智能电动汽车研发车载系统或翻车机应用。也许威来已经成为汽车供应链中的另一个宁德时代。

遗憾的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就像大喊:“我投资了这些钱,如果你不让我赚钱,你会被杀的!”乖乖地把钱交给李斌的余洪敏,不管他现在有多后悔,他都不会还钱。

【3】

在魏莱的招股说明书中,李斌提到特斯拉13次。他说“汽车比它好,服务比它好”。

也许正是这种明与暗的对比或竞争让魏莱穿上了“中国特斯拉”的外衣。

然而,“中国特斯拉”和真正的特斯拉之间的差距确实有点大。

特斯拉成立于2003年,第一辆量产车于2008年发布。从2015年开始,特斯拉进入产能提升期,2018年交付245,000辆汽车。2019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在全球交付了97,000多辆汽车。前三个季度,总交付量超过25万辆。

截至2019年8月,威来仅交付了20,000辆汽车。

特斯拉有三家工厂,而威来仍然使用JAC的替代工厂。

汽车工业是典型的规模工业,年产量不到20万辆,难以摊销成本。特斯拉也在跨过这个门槛后获利。相比之下,魏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成本方面,特斯拉的电池成本是世界上最低的。瑞银的报告显示,特斯拉和松下合作的锂电池成本已降至111美元/千瓦时(约771元/千瓦时)。成本优势在业内最高,比业内第二大公司lg Chemical低约20%。威来使用的电池成本超过150美元/千瓦时(约1042元/千瓦时),比特斯拉高出35%。

电池占电动汽车制造成本的38%。

在技术方面,特斯拉的电池组高达7000多台,在48万公里处电池衰减不到5%。范围、充电率和无人驾驶技术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价格方面,特斯拉在大规模生产后,继续降价以抢占市场。今天,进口3型的价格大约是40万美元。惠来es8在补贴前的售价为448,000-456,000英镑。根据2017年最高补贴,基本补贴后的售价为375,400元。es6的补贴前价格为358,000-548,000英镑。与特斯拉3型相比,威来没有价格优势。

如果韦莱有特斯拉以外的东西,唯一确定的可能就是烧钱的速度。特斯拉自2003年成立以来的16年里已经烧了约400亿元人民币,而魏莱仅自2016年以来就烧了231亿元人民币。

虽然战斗的强度但是,能够跟随泰斯拉踏坑,威莱还是相当擅长的。

特斯拉成立后,马斯克制定了三步战略:第一,小规模生产跑车以验证技术可行性;第二步是进入中高端市场,用豪华车型积累品牌效应。第三步是进入中低端市场,实现规模经济。

李斌无视中美在汽车市场成熟度上的差异,做了同样的事情,导致威来陷入高端陷阱。

对于第一辆量产车,威来选择了售价约为45万元的7座豪华车型es8。

魏莱es8看起来很漂亮。在2018年超过40万辆豪华suv销量的排名中,威来es8排名第二。但是实际销售额只有11465英镑。

一边是急需的5座汽车,在中国每月销售大约15万辆。一边是月平均销量不到5万辆的7座汽车。

李斌坚决选择了后者。不能,为了奢侈。

现实给了魏京生强有力的回应。7月和8月,仅交付了164辆和146辆es8车辆。

es8销量暴跌后,威来推出了35万元的威来es6,并计划在年底与广汽合作推出20万元的suv。

如果李斌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个更实惠的模式,魏莱的生活可能就不会如此悲伤。

毕竟,无论是福特的T型车、甲壳虫,还是中国的魔法车武陵洪光,廉价及时是最畅销的硬道理。

与特斯拉相比,威来仍然有一个相当“亮”的数据。

上半年,威来的营销和管理费用为27.4亿元,占收入的87%,而特斯拉的数字仅为12%。

这些钱都去哪里了?

魏来到es8召开新闻发布会,李斌砸了8000万元。

2017年底,国际摇滚乐队想象龙在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的舞台上表演。观众欢呼雀跃。这场面真令人震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普通人很难将这场奢华的盛宴与汽车新闻发布会联系起来。

还有更豪华的。北京王府井威来中心东方广场店的年租金约为7000-8000万元。威来需要六年的时间才能签字。上海陆家嘴的伟来中心每年租金超过1亿元。

不得不说,在李斌的手里,魏莱的脸比里子还重,互联网基因比汽车公司基因还重。

魏莱多少有点像莫贝克的影子。李斌总是能够占据公众舆论的制高点,即使是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

当然,如果不是这样,魏莱不可能成为魏莱。

2018年7月,魏莱提交招股说明书时,中国汽车公司销售了422,000辆电动汽车,比亚迪、BAIC和SAIC分别销售了90,200辆、66,700辆和54,800辆电动汽车,魏莱也被列为其他项目。

然而,交付不到500辆汽车最终将率先上市。这是李斌能做的。

军队里最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是贾跃亭。

【4】

面对疑问,李斌看起来有点愤愤不平:“你不能指望一个四岁的孩子来养家。”

我不得不说,2014年开始制造汽车已经太晚了。虽然李斌一直在拼命按加速器按钮。

特斯拉花了7年时间上市,但不到4年。即使是血腥的上市,估值也会从300亿美元缩水至64亿美元。

李斌还计划每年逐一推出新车型。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李斌选择让江淮汽车承包。即使他们面临一系列后遗症,如质量控制和成本降低困难,他们也会毫不犹豫。

但是他可能等不及“孩子能养活家人的时候”

根据从综合政策到行业的各种时间表,“新力量制造汽车”的时间窗将在2020年完全关闭。

首先,政策的东风正在转向。

2018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商务部提出,汽车行业应向不同类型开放,2018年应取消专用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外资比例限制。

特斯拉在开盘后迅速进入中国市场。完全建成后,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年生产能力将达到50万辆。预计国产特斯拉model 3的售价约为26万元,预计未来还会继续下降。

特斯拉被列入工业和信息化部刚刚发布的新增汽车制造商和被接纳企业变更名单。

2018年,工业和信息化部推出“双积分政策”(Double Points),引进新能源汽车和平均油耗点。积分可以在汽车公司之间流通。新能源汽车已经从政府补贴转变为汽车公司之间的相互补贴。

在“双积分政策”下,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的传统汽车很快就发出了新能源的信号。

2019年9月,梅赛德斯-奔驰、宝马和奥迪相继推出全新纯电动汽车。梅赛德斯-奔驰首款全电动汽车eqc将于2019年底在中国上市,而宝马和奥迪的电动汽车将于2020年在国内生产。

2020年,大众、丰田和许多其他传统汽车公司将大力推出大规模生产的电动汽车。

与此同时,政府补贴正在下降。2019年3月26日,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为确保新能源汽车产业平稳过渡,采取逐步释放调整压力的方式,即2019年补贴标准将比2018年平均下降50%,并将于2020年底到位。

届时,豪华车巨头、传统汽车公司、特斯拉和以魏莱为代表的新型汽车制造力量将全面展开战斗。

可以肯定的是,到那时,伟来在价格、质量、品牌力和渠道力方面仍然没有优势。换句话说,一旦时间窗到来,魏莱几乎不可能翻身。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如果李斌找不到一个新的黄金所有者,或者在生产和营销方面创造一个将亏损转化为利润的奇迹,那么到2020年底,威来将耗尽剩余的剩余粮食。

如果两端都没有新的进展,几乎可以预测魏莱将无法生存到2020年。

目前,魏莱已经进入绝望状态。

在内部,威来大大降低了渠道成本,许多威来中心已经关闭。与此同时,大规模裁员,李斌曾在一封内部信件中表示,预计到9月底只有7500人被留用,裁员率超过20%。

对外,魏延拼命推销。8月24日,威来宣布,除了原有的免费终身保修服务之外,es6和es8的首批所有人都将获得免费终身换电。9月份,推出了一系列促进政策,如三年期无息政策。

“双重豁免”未来的潜在维护成本高得可怕,但魏莱目前不能照顾这么多。让我们先卖了它。

李斌说他最大的专长是从悬崖边上爬回来。投资更换汽车的刘二海也表示,李斌“有能力从出生到死亡再回到生活”。

李斌不止一次提起易车网最困窘的时刻。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网易彩票网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